“国际上共通的共识就是创新药这是制药永恒的主题。一个企业没有品牌产品,没有能够真正在市场上营利的产品,这个产业发展是不会有大的前景。”全国政协委员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张永祥,在12月19日举行的医药产业创新发展座谈会上如是表示。


    张永祥表示,国家创新重大专项08年启动到现在整整7年,我个人感觉我们国家的医药产业存在最主要问题还是创新产品问题。刚才刘主任讲技术上的问题,政策法规方面,这两个都是制约我们国家的发展。


    国际上共通的共识就是创新药这是制药永恒的主题。一个企业没有品牌产品,没有能够真正在市场上营利的产品,这个产业发展是不会有大的前景。刚才提到了重大的产品发展,这些产品不是一两天的,都是靠积累。国外一些公司13年上市的(索拉底)治愈率达到了90%,药品的价值是技术水平和临床决定的,(索拉底)现在还没有上市,一个产品外国人投入大量的巨资做药物,因为疾病的需求得不到满足。我们要看一个药厂的发展,一个是保障健康,我们把药做好。


    另外一个就是发展创新药物,这是真正使企业医药产业成为支柱产业,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盈利的根本途径。我们国家创新道路不一样,建国以后也是经历了招标采购三阶段,国家医药产业发展也是这样的阶段。我们现在就是创新推动新药,十三五做规划,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感觉我们源头创新供给不足。你说(索拉底)新药有多少,它的药改变了细胞代谢过程,降低了用药量。


    我们国家的源头创新,我们新药创新最关键的环节就是在发现和研究的阶段,这是很重要的方面。当然了不能说评价阶段上市,真正的研究生命周期很长,发现阶段发现了新药,这个转化就是前期过程中基础研究和创新,希望发现研究的衔接。重大专项定位在中下游,所以我有一个建议,我们国家98年启动了第一个药物的项目,这是我们凯先院士主持的。后续有新药的重大专项,相应的针对性的基础研究要紧密的衔接否则也是很困难持久的,这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后续这个产品线就会断掉,这是我的第一个建议。


    青蒿素国家要定计划,67年开始,72年和73年建立了青蒿素,新药有特点,多元化的创新很强。攻关性的内容我们要有国家的目标,要组建专业化的团队。上市许可人制度,我在张江先试先行,这还是要依靠优秀的团队,需要有组织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