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卫生系统和创新部门助理总干事Marie-Paule Kieny


    经过一段漫长的枯竭期后,制药研究业接连给市场带来了一系列创新治疗药物,能够延长生命且副作用通常少于老药物。但这些药物对于大多数有需要者而言负担不起。用于丙型肝炎和癌症这两种全球普遍病症的最新治疗药物每年费用可能在5万美元到15万美元以上。


    而另一方面,非专利制药业对生产老旧的无专利药物越来越没有兴趣,因为市场价格已经削减到不再能刺激其生产的水平。结果导致药物质量低下或者根本没有药物。这种现象的两个明显例子是,用于某些细菌感染的首选药物苄星青霉素和用于治疗关节炎、牛皮癣及某些癌症的氨甲喋呤。这些产品仍有需求且医生经常会开处,但卫生系统往往无法提供。


    最近这些趋势体现了双重挫折:一方面,即使最富裕的国家也无法获得新药物,另一方面,老药物严重短缺。


不同国家价格不同


    5月底“PLOS Medicine”杂志中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治疗丙型肝炎的两种新药物的价格在世界各国之间差异极大,令人严重关切减少全球丙肝负担的可行性。在调整了2015年的平均汇率和购买力之后,研究显示在接受调查的30个国家分别对其各自所有丙肝感染人群进行治疗,所需费用占药品总支出的比率从荷兰的10.5%到波兰的190.5%不等。


    一些政府已经找到解决高价格的国家方案,例如澳大利亚实行的药品福利计划是该国的单一药品谈判和采购机制,以固定价格提供药品。


    另一些政府则寻求针对具体药物的解决方案,如哥伦比亚最近的计划允许使用癌症药物伊马替尼的非专利复制品。目前每名患者一年治疗所用品牌药物的价格是国民人均收入的两倍以上。


    还有一些政府建立了解决药品短缺问题的机制。在美国,药品日益脱销,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建立了一个关于供不应求药品的快速审查程序,激励公司持续生产这些药品。


    但是,从全球公共卫生角度出发,如果我们要消灭可治疗的传染病,有效应对非传染性和慢性病的急剧增加,并关心老龄化人群,未来将必须采取全面和可持续的方法。


不为人知的定价机制


    无论是在公众强烈抗议、政治斗争还是媒体文章中,似乎都没人了解药品价格到底是如何制定的。多年来,制药研究公司援引的理由是,为将一种药品引进市场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最近,它们又辩解说其药品实际上在节省资金,因为能够避免手术和住院等昂贵的医疗干预措施。


    但不管提出什么理由,与人们健康和生存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商品的定价机制必须更加透明,使国际社会能够制定有效的解决方案。


    为此,世卫组织正计划召集各政府、患者群体和业界利益攸关方一起制定一个公平的定价模式,以便能以可负担的价格提供患者所需的药物,同时保证制药公司始终有兴趣开发新的和更好的治疗药物并生产非专利药物。该模式将要依赖制药业在研发和营销方法方面的更大透明度;还将需要了解定价中包含哪些要素,以及公司将新产品引进市场时面临哪些障碍。


    2015年末,我们进入了可持续发展的时代,全民健康覆盖是全球卫生工作的核心。这意味着到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最后期限时,所有国家都必须能够向其全民提供优质的卫生服务。


    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途径是在公共与私营领域之间达成一项社会契约,由此使创新和非专利药物生产能够有效满足全球公共卫生需求,既能保证治疗的质量、有效性和可得性,又能保证其价格合理。